文艺生活

首页 > 文化建设 > 文艺生活
王晓佳随笔:假如我会分身术
发布时间:2019-04-04     作者:王晓佳   浏览量:331   分享到:

    儿时看神话故事,往往会被拥有神奇法术的人物所吸引,他们身上变化莫测的超能力让人羡慕不已。学生时代最大的烦恼就是,既想着出门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,又想着要做家庭作业,便天真地幻想,自己要是会分身术就好了,一个我在外面尽情玩耍,享受孩童的快乐时光;另一个我埋头写字,刻苦读书,不被纷繁世界叨扰。

    长大成家后,原本想象中的生活是惬意的、有趣的、满足的,可现实与理想竟截然不同。一边是忙碌紧张的工作,另一边是琐碎的家庭事务,即便我有三头六臂,也无法做到完美无瑕。余光中老先生的《假如我有九条命》里写到:“假如我有九条命,就好了。一条命用来陪伴父母和岳母,一条命用来做丈夫和爸爸,一条命用来读书,一条命用来写作,一条命用来旅行……”他老人家希望有九条命来安排自己的生活,才会活的游刃有余,否则自己分身乏术,根本就忙活不过来。

    于是我在想,假如我会分身术,就好了。

    一个我,在家陪伴父母和公婆。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头发是极好的,乌黑亮泽。今年春节回家的时候,见到父亲,满头银丝扎入我的眼睛,让我心头一颤。他蹲下来拿完东西,起身时竟显得有些吃力,后来我才知道,他经常被腿疼所困扰。母亲是个开朗的人,跟我们这些孩子在一起就像是朋友、闺蜜一样,无所不谈。去年突发一场病,腰腿疼痛动不了,在病床上躺了大半个月,也没告诉远在外地的儿女们,生怕影响我们的工作,打扰我们的生活。公公婆婆都是退伍军人,他们身上那股军人的精气神一直令我钦佩不已。可公公因为腰背疼痛无法躺着入睡,休息时只能在椅子上半躺着。婆婆身材高挑,漂亮有气质,这两年辛苦地帮我照顾孩子,她憔悴疲惫的面容让我心疼、惭愧。父母老去的速度远比我们成长的速度要快很多,印象中他们还是年轻时候精神抖擞的模样,而实际上父母早已经步入老年,身体已不再硬朗,孤独寂寞让老人缺乏安全感。我多想每天黏在他们身边,由我来照顾、陪伴他们,好好地爱他们。

    一个我,用来做贤惠的妻子。我与丈夫相识八年,由于工作原因,这八年我们住在各自公司的单身公寓,只有节假日才能短暂地相聚。电话、QQ、微信是我们的感情联络员,记载着我们浪漫的爱情。作为一个妻子,我没能照顾好我的爱人,他的生活全靠自己打理。我多么想每天为丈夫做可口的饭菜,熨烫好平整的衣衫,打造一个温馨舒适的小窝,饭后之余可以一起牵手散步,就这样长长的路,慢慢走,一直到白头……

    一个我,用来做妈妈。为了全身心地工作,孩子一岁半就送回了老家,公司离家三百多公里,一个月只能回家一两次。作为妈妈,我是不称职的,不能在孩子最需要母亲陪伴的时候呆在她身边,孩子经常在家默默地说:想妈妈。而我却只能在通话、视频的时候和孩子诉说无尽的思念。每当回家探望孩子,总想着陪她玩,陪她睡觉,给她讲故事,为她做好吃的,可时间像流水一样,越是抓的紧流失的就越快。短暂的陪伴之后,分别的场面是我最难过的,不舍的心明明在哭泣,却要在孩子面前假装做一个坚强不流泪的母亲。我多想日夜陪伴在孩子身边,这样就不会错过她成长的每一个瞬间。

    一个我,用来专心工作。我是一名财务人员,俗话说“财务工作干到老、学到老。”财务人员现在面临着从核算到管理的转型时期,我得利用业余时间来考取更多的证书,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,提升自身综合素质,这样在工作中才能得心应手,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。只有在职场努力拼搏,大展身手,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    一个我,用来从容地过日子。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次惊心动魄的探险,一场精彩的演唱会,放飞自我,感受生命的美好。我们的生命短暂却又漫长,在短暂的生命里,感悟人生,在漫长的道路上,悠闲地看花开花落,人来人往。不必在意世俗的眼光和旁人的评判,不必刻意追求什么,也不被时光束缚,从容、纯粹地做自己。(小庄矿  王晓佳

 

编辑:徐超